pk10彩票

                                                来源:pk10彩票
                                                发稿时间:2020-05-29 00:03:32

                                                赵立坚指出,一段时间以来,美方在中美人文交流领域采取的一系列消极错误言行,与美方自我标榜的开放自由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与两国民意背道而驰,与开展国际人才交流的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给中美正常人文交流与人员往来带来严重消极影响,严重损害了两国关系的社会基础,暴露出美国内一些人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零和思维。

                                                据岛叔的统计,美国至少有20部“国安法”,包括《煽动叛乱法》、《间谍法》、《敌对外侨法》、《国家安全法》、《中央情报局法》、《保护美国法》、《外国情报侦察法》、《反经济间谍法》、《国土安全法》等,其范围涵盖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

                                                这其中有些法律已成为历史,比如1798年的《煽动叛乱法》和1918年的《联邦反煽动叛乱法》。这两部法律由于制定得太过严苛,导致任何批评总统和政府的人都可能被起诉,在生效几年后被废除了。

                                                赵立坚回应称,中国全国人大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作出决定,完全属于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有关国家妄加评论,横加指责,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相关国家提出严正交涉。

                                                根据这些法律,在美国,蓄意散播、劝说其他人使用武力推翻美国政府的行为均属颠覆政府罪,最高判处20年监禁;对叛国者或帮助美国的敌人,可以判处不少于5年监禁、最高可处以死刑;对于本土恐怖主义者,警方有权搜查电话、电邮、医疗、财务和其他种类的记录。

                                                实际上,在港英政府时期,香港有一个专管国安事务的部门——政治部。

                                                “世界上任何国家,无论是实行单一制还是联邦制,国家安全立法都属于国家立法权利,维护国家安全,历来是中央事权,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赵立坚说,放眼世界,没有任何国家允许在其本国领土上从事分裂国家等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随着1997年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中英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权利和义务,都已经全部履行完毕。”他说。

                                                梳理一遍这些法条可以发现,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务是中央的事权。这么多国安执法机关都是联邦政府的机构,别看州政府手里连枪杆子都有,但是人们什么时候听说过“加利福尼亚州情报局”或“得克萨斯州调查局”?

                                                本届美国政府还在2018年3月推出了抢夺数字主权的《云法案》。该全称为《明确数据在海外合法使用》的法案要求,在美国政府提出要求时,任何在云上存储数据的美国公司都需将数据转交给美国政府(与美国有关的境外公司,也会触发美国法律的“长臂管辖权”)。

                                                美国这些法律更迭和频繁修正的历史说明一件事——美国对“国家安全”的理解不但宽泛而且做到了“与时俱进”。一条法律过分了,那么就废除或修改;一个新的威胁国家安全的问题出现了,那就火速立法。